博客网 >

与张鸣老师不得不说的废话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    张老师,虽然思想差异很大,但很喜欢你的文字。以前一直在这里潜水学习,现在也忍不住说两句,当与不当,还请多包涵。

     张主任李院长不过是人大的两个山头,除开利益,就是面子之争。我观张主任对学校特定领导的尊重,以及文字的淡定,看得出张老师对官场的熟练,所以,我同意你的观点,双方都是在官场混的,没必要将这事情搞到人品问题的深度,人品之争是杀敌800,自伤1000

     记得张老师好像说过,如果萧老师是学者,那么张老师就是个文人。我不知道是不是张老师谦虚,但这认识很难得。我对学者向来是很敬佩的,哪怕他很愚笨。对文人是不太感冒的,哪怕他很聪明风趣。前面说了,张主任与李院长是两个山头,李院长独霸一方,难免有些霸道,又是知识分子出身,难免会有点修饰,而做一些小人的勾当,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。张主任与学校的特定领导应该关系不错,如果没有什么利益关联的话,那么应该是互相赏识的好朋友,甚至可能是知己。张主任其实很有条件能独挡一面,上面有人,本人有才,气质从容淡定,更难得的是,张主任还很有义气,愿意帮朋友出头。如果我是院长,我也要对你分外小心了。可惜就是知识分子气息比较浓,忍做得不够,不过这正是我欣赏的地方,其实,混到这地步,实在没必要为锦上添花而让自己不开心,这就是个人选择的问题了,无对无不对。

    但是,我下面要说一些恶心话了,请先来点思想准备。

张老师是自认很有才,我也认为张老师很有才,张老师自认为著作等身,我也认为张老师著作等身,张老师认为自己当然可以继续做这个主任,我也几乎这么认为。如果说人大政治学院应该由学院的老师们民主管理的话,我认为张老师以上认识一点没错。但是,说白了,老师也只是个职业,混到后来,谁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是不是有价值,反正就定位在这了,写了很多书,但是给谁看的呢?不是老百姓,而是给圈里人看的,也或者是给那些眼巴巴想进入这圈子的青年学生们看的。至于这整个圈子,与国与民能有多大帮助,只有天晓得,反正是一帮人以一些名义霸占了一片地方,然后自娱自乐起来,统称为学界。所以,这个主任的当然不当然,仅仅是以学界小圈子来衡量的。张老师著作等身,可我敢说,你的这些著作最终将成为,也只能成为你个人最终的陪葬,不会留下任何痕迹。在整个人类历史上,你以及你热爱的政治学院、甚至你热爱的人民大学都将成为历史的笑料。

呵呵,这话太伤感情,但如果你还记得说过自己只是个文人的话,那么为什么不安心做一个自娱自乐的文人呢?何必那么多哀怨呢?

不过,我相信你的政治素质,你最终不会成为自由的文人,你还会在这所谓的学界呼风唤雨,只是换了个地盘。我这个跛脚道士疯疯癫癫的话语,是超度不来一个自由身的。之所以说这么多,也只是欣赏你那从容淡定的文字。
<< 卑贱的生存 / 正说三面红旗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clodhopper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